文章阅读
欧美流动性稳定,利于中国股指反弹
作者:彭春晖 发表时间:2012-03-13 14:21:23

 

2011年,在欧债美债危机影响下,全球股市都出现了大幅下跌,中国股市亦受其牵连,最大跌幅达到20%以上。但从去年11月份起,欧美股市便一改疲弱表现,走出一波强势上涨行情。近期国际市场对于QE3的呼声逐步加大;同时欧债危机始终困扰着投资者,令市场出现反复。笔者在这里就美国是否会推出QE3和希腊问题究竟会如何演绎做些简单猜测。

在美股不断刷新2008年以来创下的高点的时候,市场对于QE3的期待也在上升。高盛集团更是预测美国年中将会推出QE3,且概率高达70%。

单从目前的美国经济走势来看,要故技重施,再度推出一个与QE2相同性质的QE3,其概率微乎其微。因为要推出这样的量化宽松政策,一般需要具备四个条件:一是经济增长低迷,甚至出现萎缩;二是就业市场持续恶化;三是由通胀逐步转入通缩;四是美元指数处于相对高位。从这四点来看,美国目前不具备推出QE3的条件。

首先,美国经济增速有所企稳,去年四季度增速为2.8%,创出了三年半来最快的增速水平。最新贸易数据显示,美国出口和进口总额都出现了大幅提高,贸易逆差虽然也出现了扩大,从去年11月的478亿美元提升到488亿美元,但却显示了整体商业环境情绪的改善,不少企业开始乐于投资。另外,美国1月ISM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和ISM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分别为54.1和56.8,为近半年多来的高点,说明美国经济整体处于良性的扩张阶段。种种数据都表明,短期美国经济没有衰退的风险。

其次,美国失业率也正逐步走低,从之前的9.1%一路下滑,经过三个月的回落,美国1月失业率已经跌至8.3%附近。与此同时,私营部门的就业人数持续走高,完全冲抵了公共部门失业人数的增加。

第三,美国通胀率目前处于温和阶段,但未来通胀压力犹存。近期美国销售数据显示增长态势,主要原因在于销售量的增加,而销售量的增加是由于厂家的大幅打折。目前,国际原油价格和大宗商品价格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反弹,美国国内汽油价格已经升至去年9月中旬以来的最高点。随着原料和能源成本的增加,厂家通过让利出售的方式可能会就此终结,物价随之开始反弹,从而增加通胀的压力,挑战美联储2%通胀率的容忍度。

第四,目前美元指数徘徊在79附近,短期由于欧债危机得到一定的缓和,欧元正逐步走强,可能会继续压低美元指数。从历史上来看,美元指数正处于历史底部区域,并不处于高位,如果此时再强行推出QE3,美元势必将出现进一步的回落,这与美国强势美元政策不符,因此,美元如果一直停留在70~80这个区域内,推出QE3的可能性较低。

图1 美元指数走势图(数据来源:彭博)

根据现在美国各方面的情况,推出QE3是不合适的,除了助推通胀压力,很难起到刺激实体经济的作用。虽然诸如QE2这样的量化宽松政策不会推出,但变相的QE3笔者认为是有必要的,而且已经在推行了。

之所以有必要,是因为美国虽然经济数据呈现良好态势,但依旧存在隐患,需要加以巩固。比如,美国房地产市场依旧躺在地板上,没有出现实质性的好转,融资环境的恶化导致不少投资者无法进行再消费和再投资。另外,为了解决高企的债务,美国财政政策有所偏紧,对未来的经济增长会有一定的负面效应。

为了防止美国经济再度陷入衰退,美联储已经开始着手应对各种问题。首先,美联储宣布将维持0~0.25%的低利率,并把时间延长至了2014年年末,这意味着在这三年中,美国整个货币环境会相当宽松;第二,美国政府正在商议将失业金申领期和布什政府时期推出的退税政策延长,以此来提振终端需求;第三,美联储连续出招,或出政策,或出资金,来提振美国房地产市场,以激活由房地产市场带动的整个产业链。

因此,笔者认为,传统的QE推出的可行性并不高。美国经济实际需要的是一个长期的、连续的,以及更有针对性的刺激政策。

看下希腊,近期“紧缩政策”、“暴动”、“第二轮援助”和“违约”等关键词成了希腊债务问题的主旋律。经过连续谈判、反复、再谈判,到最后几近命令式地通过强硬手段达成协议后,关于希腊财政紧缩方案的争执终于落下了帷幕,为其获得第二轮1300亿欧元的救助资金创造了条件。

随着救助款即将逐步到位,希腊眼前的债务危机或许会得到缓解,但它的中长期影响就不能这样简单地一概而论,需要从它产生主权危机的起因进行深层分析。

希腊之所以会爆发主权危机,这与欧元区的内部结构失衡以及一体化制度的众多缺陷密不可分。

欧元区成立已有13年的时间,在这10多年间,欧元区各国政府的财政政策始终无法得到统一,且各国之间的经济环境又大不相同,致使欧元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力差距越变越大。相对于德国,希腊的劳动率低而劳动成本高,加上长期过度的财政赤字和实际汇率的持续走低,结果便是希腊的竞争力大幅降低,同时造成了巨额的贸易逆差。据统计,2010年希腊经常性赤字占GDP的比重已经上升至10.3%左右。

另一方面,欧元区的一体化制度也存在着众多弊病。一是实施中的劳动力跨国流动面临严重的阻碍;二是欧元区运作机制将货币政策归央行,而财政政策归各国政府,以至于政策的实施缺乏有效的配合;三是一些制度的设计,其针对各国遭受的不对称冲击,导致实行起来进退两难,降低了调节效率;四是缺乏留存成员国应当遵守的财政政策和公共债务标准执行力,没有应急和推出机制。

虽然希腊主权债务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得以解决,但是从目前的发展进程来看,方方面面的顽疾都在逐步得以诊治。

首先,虽然希腊国内民众对于实行紧缩政策的反对声非常强烈,但是从长远来看,较低的劳动成本,以及合理的财政政策都将会增加希腊的整体竞争力,改善失衡的贸易逆差。

其次,除了英国和捷克之外,其余各国均重申了财政纪律,表达了改善资产负债表的决心。希腊实际占欧元区经济总量不到2%,之所以会成为焦点,主要在于投资者视它为欧债危机的导火索,一旦其他债务国风险降低,希腊问题的严重性也会得到稀释。

第三,为了防止欧债危机全面爆发,并能及时提供救助资金,欧元区和IMF正努力形成一套完善的援助体系,不断寻求各方资金参与这场欧元保卫战。从2011年年底至今,欧洲央行已经为欧元区提供了2200亿欧元的帮助,及时化解了今年一季度高达2300亿欧元的到期债务危机。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上面阐述的三点主要针对的是长期效应。从中期来看,由于目前希腊国内经济正处于衰退中,过紧的财政政策反而会让目前摇摇欲坠的经济情况雪上加霜。   

因此,希腊的前景依旧存在极大的复杂性。首先由于短期将会得到至少1300亿欧元的援助款,违约风险将会降低;然而到了中期,鉴于经济可能进一步衰退,系统性风险又将会走高;但长期而言,往往阵痛之后终会换来较为健康的财务状况,整体风险将会得到本质的改善。

总体而言,近期美国与欧洲的流动性都较为宽松,为欧美市场的上涨提供了条件,与此同时,一季度也是中国流动性相对最为宽松的时候,因此,中国股市可能会与欧美股市产生共振,一起反弹。但是,由于中期欧债危机的不确定性会加大,加上美国经济可能会出现反复,对于中国股市也存在拖累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