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股首页 > 正文
评级、金融、一带一路?金砖峰会要谈什么
  • http://www.legu168.com    2017-08-31 10:05:34.0    乐股网

    2017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将在9月3日至5日,也就是本周日到下周一举行。这次峰会举行之前,恰逢中印两国刚刚解决了一些争议问题而备受瞩目。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两个国家和快速发展的经济体,中印两国的决策将对金砖峰会的议程产生重大影响。那么,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争端之后,中印领导人在桌前坐下时会谈些什么内容呢?

    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需要回到金砖国家过去的几次峰会当中,寻找金砖国家所具有的共同合作领域或者合作项目。

    金砖合作:世行和IMF改革的补充?

    2009年,第一次金砖国家峰会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在最初几次金砖国家峰会当中,各国一直在寻求共同的利益和磨合过程中,其主要决定包括2010年接纳南非加入金砖国家峰会,推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争取更大的表决权。

    但是,推动IMF的改革因美国的屡屡阻挠而受挫。目前,金砖五国的总人口占世界的40%,经济总量占全世界22%,在世界银行和IMF里的表决权却仅为13%和11%。五国遂决定通过自身的实际行动推动国际金融秩序的改变。2012年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峰会上,主办方倡议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这是金砖国家决定自己另起炉灶的起点。2013年,倡议被写入南非德班峰会宣言当中。2015年,新开发银行正式成立,成为具体合作上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项目。

    2013年,南非德班峰会除了将新开发银行写入宣言,另外提出了一项新的倡议,即成立应急储备安排(CRA)。2014年巴西福塔莱撒峰会上宣布应急储备安排成立。这样,当成员国出现金融危机,急需外部资金救助时,应急储备安排将会提供相应保障。

    不难看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承担的是部分世界银行的角色,而应急储备安排承担的是部分IMF的角色。但是,按照金砖国家的统一官方说法,两者并非世行和IMF的竞争者,而是“有益补充”。

    在2015年俄罗斯乌法峰会上,成立评级机构的倡议浮出水面,以平衡西方惠誉、穆迪和标普三大评级机构的影响力。同样在乌法峰会上,中国还倡议建立金砖国家之间的支付系统,即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CIPS),与之对应的国际支付系统被称为“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

    到2016年印度果阿峰会上,新的倡议提出推进各国在保险、税收和海关方面的合作。

    中印在话语权分配上的争执

    毫无疑问,从2012年开始,金砖国家峰会在深入合作的议题上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不过,伴随着合作领域的扩展,五国之间在各个方面所具有的不同出发点也逐渐显现出来。例如,在金融机构的设置和资金配置上,印度与中国的出发点就有南辕北辙之分。印度一再拿出“各国平等”作为金砖国家金融机构的建立原则,最后得出的结果是一个极度平等和平衡的新开发银行:首任行长是印度人,理事会主席是俄罗斯人,董事会主席来自巴西,银行总部地址则设在中国上海,新开发银行非洲区域中心则设在南非。

    新开发银行的初始资金为500亿美元,由五国均摊,五国在银行的投票权也完全平等。在印度的坚持下,还加入了一个条款,规定单一成员国如果想要追加注资,需获其余四个成员国的批准。这些平均安排固然防止了成员国之间出现不平等,却极度降低了新开发银行的效率。直到2016年下半年它才开始逐渐运转起来。

    在应急储备安排上,最后确定的原则是获得应急救助的一方应该根据本方在其中的出资比例获得相应的救助资金。中国在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安排中出资占比41%,印、俄、巴分别出资18%,南非5%。虽然在出资比例上四国与中国差距极大,但在获得相应救助资金额度上却并没有明显体现出来。最后达成的平衡是,中国按照1: 0.5的比例可获得205亿美元救助资金;印度则按照1: 1的比例可获得180亿美元救助资金,南非更是按照1: 2的比例可获得100亿美元。

    这笔钱仅有30%可以在救援国之间协商提供。剩余70%资金只能在确认可以获得IMF的资金援助后才能拿到。这在实际上稀释了应急储备安排本来就不强大的救助能力,说明它的运行和救助机制还有待完善,尤其是是出资者的责任和权利还需要进一步协商明确。

    此外,中国一直主张建立开放的金砖国家金融体系。新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应该面对广大发展中国家,以推进南南合作。但印度在这一问题上则态度并不明朗。出自地缘政治的考虑,印度并不情愿成为某些发展中国家的债权人和救助者。

    成立评级机构是共识

    在2017年厦门金砖国家峰会应该被视为是2016年印度果阿峰会的延续。这一点主办方在新闻公报里也予以强调,这意味着一些议题将会持续下来。陷入经贸制裁的俄罗斯和刚刚摆脱经济衰退的巴西将是目前热议的经济金融合作的热心支持者,而中印则更加注重在谈判中维护自己的权利。笔者通过查看官方文件和与一些观察者的交流,注意到了五国可能谈及的一些主要议题。

    首先,最可能达成共识的是推动成立评级机构。由于过去数年中饱受世界级评级机构的评级调整带来资本出逃风险之苦,金砖国家除南非外均设立了自己的评级机构。建立共同评级机构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尤其是新开发银行发行了自己第一批债券之后。目前该机构的建立问题已经不大,余下要讨论的只是一些技术问题,例如选择评级模式等。

    其次,对于应急储备安排机制的创建和落实仍待推进。虽然应急储备安排已经产生了理事会和常委会,却没有见到有常设秘书处。一些信息源向笔者透露,应急储备安排的常设秘书处可能会设在印度,负责人则来自中国——这基本是新开发银行的逆向安排。

    第三,中方希望借东道国的便利,提升“一带一路”倡议,在金砖国家当中形成进一步共识。考虑到印度缺席今年五月份“一带一路”峰会以及随后发生的双边争端,这将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第四,果阿峰会上的税收、海关和保险等方面的倡议,将会在厦门得到深入讨论,或会有一些具体的框架性协议出台。

    第五,金砖国家是否扩员的问题。例如,印尼和其他一些国家,尤其是G20国家对加入金砖国家机制有很高的热情。预计在本次峰会上将会提出相关倡议,如建立金砖国家“伙伴国”等机制。但是推进和落实这些扩员倡议,则需要若干次的金砖峰会才能完成。

    第六,金砖国家将广泛讨论内部比较容易形成共识的全球治理问题,如反恐和难民,网络安全和气候变化、绿色发展等话题,以显示自身作为全球治理的重要参与者应该具有的话语权。

0% (0)
0% (0)